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一改往年“618”只送小样态度,巴黎欧莱雅、雅诗兰黛、娇兰等美妆大牌“低头”送正装打5折,你会买单吗?

2023-04-30 21:43:10 2164

摘要:不送小样改送正装#快消八谈#​#美妆#​#欧莱雅#​#雅诗兰黛#​#娇兰#​“6·18”大促如火如荼,美妆大牌们自然不敢松懈,势必要在流量池子里舀上一勺。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多场直播后发现,今年有不少大牌美妆破天荒地送起了正装。5月26日晚李佳...

不送小样改送正装

#快消八谈#​#美妆#​#欧莱雅#​#雅诗兰黛#​#娇兰#​“6·18”大促如火如荼,美妆大牌们自然不敢松懈,势必要在流量池子里舀上一勺。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多场直播后发现,今年有不少大牌美妆破天荒地送起了正装。

5月26日晚李佳琦直播间内,从不送正装的巴黎欧莱雅首次在李佳琦直播间内送出了正装产品,而且是明星单品“注白瓶”。巴黎欧莱雅天猫旗舰店售价429元一瓶,而此次在李佳琦直播间售价为359元2瓶,一瓶的单价直接拉低不到180元。

不仅如此,雅诗兰黛的明星产品粉水也给出了“买一送一正装”的优惠,买一瓶400ml再送400ml一瓶的正装,总价400元,单瓶售价打了5折仅为200元。而此款粉水在雅诗兰黛天猫官方旗舰店内的价格为400元一瓶(400ml),平时给出的优惠是赠送4瓶50ml的小样。

此外,娇兰帝皇蜂姿复原蜜、资生堂红腰子、雪花秀肌底液等也均送出了正装,相当于单价减半。

“6·18”档口,抖音的开屏广告正是天猫618“大牌美妆,买正装送正装”的内容。

即便克数一样,送小样还是送正装对于品牌方来说实为天差地别。美妆品牌从业者许先生解释称,小样的包装成本相较于正装会更低。“送同等克数的小样让消费者感觉是打了5折,然而品牌方却没有损失5折的利润,这主要是因为小样的生产和包装成本相对正装更低。”许先生坦言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送正装相当于品牌打折,会降低客单价。许先生称:“送正装意味着产品单价被打破,此举也势必会拉低品牌价值。”

冒着拉低品牌价值也要送正装,或许是品牌们现阶段的无奈之举。许先生进一步解释,“受疫情影响美妆行业整体销量下滑,美妆品牌们也开始‘内卷’,能够保证销量才是首要目的”。在许先生看来,后续的趋势应该就是送正装或者中样。现在送小样已经刺激不了销售了,而且不少品牌手里库存也都比较充足,送正装还能拉动一部分销售。

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也直言,“中国美妆市场内卷加剧,美妆大牌为了保持市场份额,不得不应对竞争做出改变”。

多渠道分摊风险

从送小样改成送正品仅仅是美妆品牌想要产生更高销量的手段之一,现阶段面临的挑战只能说是有增无减,品牌商们想要在大促期间取得耀眼的成绩似乎越发困难。

根据数字零售数据服务商Nint任拓的数据显示,天猫预售前4小时,雅诗兰黛、欧莱雅、兰蔻等登上了美容护肤品“亿元俱乐部”前10位,预估销售额均超过亿元,不过品牌最高销售额没有超过去年同期,TOP10整体销售额微增。

入驻新平台也成了美妆大牌的“破圈”之举。今年5月,兰蔻在抖音开启了首场直播,并在“6·18”大促之际更为频繁地开启直播带货,仅5月30日1天就进行了5场直播。截至目前,抖音话题#兰蔻二代小黑瓶、#兰蔻水啵啵粉底液阅读量分别高达8.3亿次和2.3亿次播放,入驻新平台给兰蔻带来的流量不言而喻。

需开拓更多流量渠道的迫切诉求,也在欧莱雅集团处得到了验证。兰蔻母公司欧莱雅集团在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,中国电商渠道正面临挑战,以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为首的电商平台流量增速出现放缓。不过京东、抖音等电商渠道的快速增长,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上述电商平台带来的损失。

由此可见,美妆大牌们熟知“鸡蛋不能装进一个篮子”,十分愿意将手中的货分散铺设至更多的渠道,只要能产生销量,哪个渠道都是好渠道。

新近入驻抖音的美妆大牌不止兰蔻。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澳尔滨、Farmacy法沫溪、贝玲妃等美妆品牌都在抖音开启了“6·18”大促直播。

抖音似乎开始成为大牌美妆寻求增量的新领地。中信证券发布的《美妆及商业行业跟踪报告》显示,抖音分流叠加疫情影响,淘宝平台3、4月份下滑幅度加大,彩妆受疫情影响更为明显。根据魔镜数据,淘宝平台2022年3、4月化妆品行业同比增速分别下降20.3%和22.5%,其中彩妆同比增速降低24.8%和35.1%,部分国货品牌及国际大牌均在抖音平台迅速起量。

流量日渐枯竭

不论是开辟新领地,还是直接改送正装,都是美妆品牌试图将增速放缓的销量快速拉升至同期水平的方式。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从2021年下半年到2022年前两个月,化妆品零售额的月度同比增速始终维持在个位数,3月开始同比下降,4月则大幅下降22.3%,低于同期11.1%的社零增速。

在此情况下,过去高冷的国际大牌不再“摆架子”,力争稳住销量。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直言:“优惠力度加大的原因也在于疫情使消费者钱包大幅度缩水,美妆作为非必须消费品,用户纷纷将其从购物清单上砍掉。”此外,国货美妆的快速发展,逐渐破除国际大牌的技术壁垒,大牌化妆品在中国市场的绝对优势已经不在了。

“当前来看,美妆大牌入驻抖音电商平台不但可以增加平台的GMV,而且可以多少改善自身财务状况,会有一个双赢的结果。”赵振营表示。

伍岱麒同样表示,抖音电商直播逐渐成为品牌营销的主阵地,其地位类似于过去几年的天猫。品牌想要建新品牌或者品牌翻新,与年轻消费者沟通,都需要进驻抖音平台。但由于商家更多、竞争更激烈,也会导致流量费用水涨船高,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品牌商家的利润。

现阶段,电商流量红利开始枯竭的当下,对于美妆品牌来说,想要打赢翻身仗还有更多的挑战。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电子商务的用户增长已经进入瓶颈期,流量红利已经开始枯竭,中国电子商务正式进入存量时代。

伍岱麒表示,“电商平台流量红利逐渐见顶,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其实无法像微信这种社交属性强的App一样覆盖更广的范围,下沉发展难度还是比较大的”。在他看来,对于品牌方而言,要获得更多流量,除了结合产品或服务需要,在目标平台建立起内容矩阵,还要尽量打开多个流量入口。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蔺雨葳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